天龙八部之——美丽与哀愁

hnrdjl.com   2018-10-11 9:28:23      点击: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

一直以为这句话是出自金庸的原文,后来才知道是徐克的创造。

此文以这样一句话开头,蓄意明显。武侠、电影,或者电影中的某个人物。刚看了一档栏目《奈河的女儿——王祖贤》。奈河,其实是佛教所说的地狱中的河名。《西游记》中对此也有提及。而民间的传说是:人在死亡之后,灵魂都要经过奈河桥,善者会有神佛护佑顺利通过。

“奈河,是一条传说中的河;王祖贤,是一个传说中的名字。人们所谈论的,人们所怀念的,人们所非议的,与那个隐身枫叶之国的中年女人已然无关。她只存在于电影之中,更确切地说只存在于那么一两个特定的类型电影之中。那些光怪陆离狰狞凄美的影像,原来只是她在奈河中的倒影。而电影与现实之间,则是隔着幽冥无底的深海。那个离开的女人则已在彼岸,或许就此不知所终。留下此岸的我们,却还在人世的望乡台上苦苦张望,可眼前一片烟涛微茫,信无可求。身后锣鼓喧天,已在催人启程。饮下孟婆汤,忘却那些前尘过往,闭上眼睛,任由脑海之中云霞明灭。”

聂小倩,一个银幕史上永远经典的形象,一个能引起无数遐想的名字。

前面做了那些铺垫,其实想说的不过是与此相关的一个人名,一个虚拟的人名:倩倩。

金庸有一部磅礴的小说《天龙八部》,小说以宋哲宗时代为背景,通过宋、辽、大理、西夏、吐蕃及女真等王国之间的武林恩怨和民族矛盾,从哲学的高度对人生和社会进行审视和描写,展示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生活画卷。很是耐读。因着这部小说,我误入同名网游,进入一个虚拟的所谓武侠世界。因着这个世界,体验了生动与浮躁,看见了美丽与哀愁。

小说与游戏完全不相干,唯一有点沾边的可能就是故事起点都从大理城开始。而我的“侠客”之路也几经起伏,起初接触的心态就是闲来无事打发时间,于是几度荒芜几度拾起,跌跌撞撞了无生趣。当新鲜感被惯例取代之后,就进入一个被大众称为“荼毒”的阶段,也就是所谓的游戏上瘾,只是我一直没能体会到上瘾是一种什么样感觉和状态。这么说来,尚算理性。

故事还得从苏州城说起。那是刚玩不久,每天都会花两个小时到苏州参加老跑三环副本,这个副本枯燥无味,却是前期必刷的。某次组队,迟迟没有大致级别的峨眉进组,正在众队友唉声叹气牢骚不断的时候,申请列表闪烁起来。如前所言,倩倩。首先吸引我的是这样的名字。与其说是吸引,不如说是好奇。在游戏的世界中,在火星文与非主流符号漫天飞舞的时代里,什么样的女孩会起这样的名字?简单、干净、毫无矫饰一目了然。来不及细想便创建副本进入辽宋边境投入“战斗”。那时身体单薄严重贫血,以68级的身躯力抗72级以上的众怪,攻击不足体力不支,着实费劲。这个过程中,倩倩扮演的医生护士角色很优秀,让众人没有后顾之忧奋勇杀敌以求最终完胜。尽管这是她的职责所在,可每每为我加血输液的时候,心里莫名感动。之后互加好友,自此联系不断。只是很少再一起刷副本了。后来在逐步的了解中渐渐熟悉,话题也多了些,但依然未能脱离游戏范畴。也就是说,离开了游戏无从交流。如她所言,现实对她是一种人生,游戏是另一种人生。她对自己如此的告诫和把握与我的理智网游惊人一致。但在游戏的世界中,我经常还是会跟她说说话,在她心情欠佳的时候陪着她。直到很久以后的某一天,倩倩问我说,独步大哥,你能娶我吗?我愕然,继而问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。倩倩说她一直不断被惊扰,不得安宁......此话一出我便明白何意。其楚楚状惹人怜惜。于是携手。接下来的时日里,我明显感受到了倩倩的开心明朗。只是我上线的时间很不固定,所以并不能常常陪着她玩游戏。对此,倩倩虽然偶有微词,但一直都很体谅理解。善解人意通情达理。

可是后来,我在渐渐疏离游戏直至彻底不玩之后,留下倩倩继续她的江湖旅程江湖梦。期间有几次叫我上线陪她,都被我无情婉拒。究其原因,一则是被现实琐事缠绕无暇游戏,一则是觉得游戏的目的仅是打发时间,如果脱离了这个目的,游戏对我而言也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,尽管有娱乐怡情的成分。

数月之后的某一天,秋叶给我发消息说,倩倩结婚了,问我有时间上线吗?其实在此之前倩倩便已给我留言,我无语,心里莫名凄凉。哪怕面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件。可见,我是一个容易有感触的人。然后登上久违的世界,零散的好友犹在,顿时也收到了零散的问候,欢迎归队。我有种盲目苍凉的感觉,那感觉就是悲哀。游戏中以及游戏外。这时倩倩发来信件问好,我忽然觉得很陌生,久久不语。不作答,不解释,连同那些散尽天涯的情绪,消失殆尽不见踪影。大理城依然显得暗淡无光,洛阳依旧熙熙攘攘车水马龙,苏州的春色早已褪去不再亮丽,楼兰的西域风情已然变味,暮色皑皑,束河古镇绵绵细雨阴森恐怖,这个曾经光怪陆离精彩纷呈的世界,已经离我远去。一同远去的,还有那些曾经誓死捍卫情义的挚友,锦凤成凰,决战到底,梦醉江南,四海升平。

只是,起初我并不知道倩倩的苦衷。但其实,在心里,我一直坚持认为她是有苦衷的,我宁愿那么相信。然而,我始终偏执,不予理会。面对从此陌路的个体,倩倩无从与我取得联系,彼此断了来往,从此音讯全无。但有一天,倩倩搜寻到我,以留言的方式告诉我她将不久人世,言语措辞中满是留念和不舍。我惊愕不已,问了花蝴蝶求证,她说你都知道了,如果可以,陪陪她吧,虚度也好。红颜薄命自古如是。心有些乱,难过,想让自己变得忙碌些。我去了太湖燕子坞,那是从未带她去过的地方。天意弄人,我竟遇见了倩倩,她正站在门口,形单影只迎风瑟缩,我忽然心生愧疚,却始终没能上前问候一句,留给她的只是那个永久的生冷的背影。倩倩显然也看到我了,发来一句:你还好吗?我客气地回话说很好,谢谢。随后遁去,心里悲凉。无声仿有声。

脱离游戏之后的生活是现实的,真实残酷而且生疼。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怜惜并喜欢自己,然后以艺术的手段去实现自我价值,尽管这价值本身并没有价值。可是,在面对现实中的人生诀别,总归不如虚拟世界中的陌路那般豁达。演绎的好与坏,别人看到的只是光鲜,却看不到你的内心世界。因为时间一往无前,昔日永远无法重来。情感无法复制,尽管有些记忆很模糊很虚幻,但你不能抹杀,它们确实是存在的。只欠一个被唤醒的契机。

那日,我正应邀在武夷追杀冰妖,系统画面提示说倩倩加我为临时好友,我还没留意,她就给我发来消息:还好吗?我先是惊诧,继而沉默,接着坦然回复说还好。然后继续沉默。很想问一句你呢?身体好些了吗?可是没有,什么也没有说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这时,梦不成真急切呼叫我:天下,在吗?打断了我的思绪。我说在,何事如此急迫?他说倩倩来了,跟他作最后的告别。原来,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倩倩患癌的事。我说,她也在跟我作别......查看她的位置,一直在星宿海独处,当我们还没来得及去找她的时候,她已经含泪远去悄然消失。留下了那句:我会想念你们的。

空气凝聚,唯有沉默。梦不成真说心情很糟糕,什么都不想做,如我一样。武夷的夜晚静谧惊悚,紫雾扰心,天空忽然下起了小雨,梦不成真失去理智般的焦躁异常,顿开白鹤亮翅,对着周身众小怪一阵猛砍,天马飞瀑、玉女穿梭、三环套月、天外飞仙、七星聚首、真武七截阵......仰天长啸:我要杀人!苍穹有泪,落地无声。飘怜公子走过来说,你杀我吧!我让你虐让你发泄,不还手。友情,在这个时候显示出了它足够的分量。我们需要,可是,没有人可以安慰我们。

大理,生死擂台,梦不成真首先自杀,在放弃我用起死回生术救醒之后,继续自杀。飘怜公子尾随其后积极响应,英勇陪葬。好友以这样自残的方式纪念并祝福我们的妹妹,耳边再次响起“不是一个人战斗!”在面对卢俊逸天罡霸气俯身之时,我及时使出溪山行旅弹指神功,自我毁灭殊路同归。黑屏时代,看着身边的挚友以血饯行,躺在冰凉寒冷的幽暗地面,我忽然很心酸,很感动。在放弃我再次救起我们的时候,梦不愿起来,公子亦然,我率先站立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长吁一气,大局为重,路要继续,温总理说:能活,就好好活。我们要为乖巧可爱的倩倩留守着这方寸之地,我们誓言对柔情似水的倩倩永远不离不弃,我们真情祈祷遥送祝福,其实我们内心都很脆弱,但我们要告诉她,要坚强,要像我们一样不惧死亡,哪怕这死亡只是虚幻的假象。只是,只是无论如何,倩倩,你都要坚强。

黄秋生在金像奖颁奖典礼上面的那句话又被我记起: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尽管他没有引用后面那句:我们走向天国,我们走向地狱。这种悖论式的矛盾语句有时候很能说明一个人的心境。如我,如梦,如公子,如其他许多人,如倩倩。